返回 首页



字体:

第七章 归府 )(1/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因为岩洞上方有透光的孔洞,雨势大了,上面存不住的水就顺着孔洞滴答着落到地面,因为年久日深的原因,地上已经形成一个个水洼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不知何时陷入了沉默,火光相隔处,只听见雨水落时传来的滴答声。穆十四娘不敢再闭眼打盹,双手环绕着膝盖望着明灭不断的火堆发呆。洛玉瑯盘腿坐着,右手支撑着下颚,闭目养着神。此时的时间似乎是停滞的,除了两人各自满怀的心事,仍旧在各自的脑海里翻滚着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下了整日,两个人也发呆了整日。天色也因为阴雨绵绵黑得极早,洛玉瑯望头望着孔洞外黑漆漆的天,忍不住揉了揉饥肠辘辘的小腹,眼光状似不经意地扫向对面的穆十四娘,发现她居然还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在那里发呆。自己在枯燥无味时还起身四处走走,或是去后面的崖壁上寻些水喝,她倒是挺能抗的,坐在那里不吃不喝,不动如山,好像这样能解饿一样。

    “给你出个主意,若是你家里人逼问得紧,你就装晕,反正颠沛流离数日,身体虚若也情有可原。装上它几日,他们也就淡了追问的心了。”洛玉瑯好心地为穆十四娘出着主意。

    穆十四娘依旧用点头回应了他。

    洛玉瑯有些憋气,这小丫头是块石头吗?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。公子哥的傲气让他之后没再搭理穆十四娘,想着明日速速送她回去,自己这善人就算做到位了。

    雨是夜间停住的,洛玉瑯清早就去打了只兔子,两个人分吃了,就重新出发。之后也再没生出变故,出谷之后,外面的地面甚至是干爽的。洛玉瑯领着穆十四娘寻到山路,就一路往南。没过多久,就能看到远处高高耸立的红崖,洛玉瑯回头看了眼红崖,再看向因为赶路喘息不止的穆十四娘,眼中间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两个人赶路到中午,穆十四娘却突然停住了。四处打量着,似乎在确定什么?洛玉瑯看着路面上留下的车辙和脚印,问她:“你就在这走散的?”

    穆十四娘点了点头,“快走吧,这么多天了,不会再有人留在这里。”洛玉瑯说着,心里更觉得,就算当时有死伤,如今也被处理了。这里虽不是官道,但也是南北来往的通道,每日必定有人经过,无论遗失了什么,现在也无处寻找了。

    见洛玉瑯往前走了一大段,穆十四娘没敢再停留下去,紧走几步追近了些。出了山路,远处依稀有人家烟火,洛玉瑯正打算回头询问她,却发现穆十四娘离得更远了些,分明是想与自己划清界线。洛玉瑯一阵无语,干脆不再理她,快步朝前走去,连午饭都省略了。

    渐渐路旁的民居越来越多,也出现了田地。洛玉瑯寻了高处打量了一下,远处鳞次栉比的屋檐表明那里应该就是穆府的所在的镇子了。“你往前走吧,千万别让人看出我俩是一路的。”洛玉瑯说完,在路边寻了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穆十四娘经过他身边时,低头行了礼,“恩人心善,必有厚报。”声音依旧很小,洛玉瑯还没反应过来,她就只剩下背影了。

    洛玉瑯彻底无语了,可他不得不承认,孤单无助的穆十四娘确实触动了他心底隐蔽的柔软。百步开外,洛玉瑯不紧不慢地跟着。

    眼见着她到了镇子上,眼见着她时不时停下分辨着方向,眼见着她不知走错了多少次路,“傻,连自己家都寻不到。”这句自言自语刚出口,又觉得自己有些强人所难,穆府再不济也算是乡野富绅,府里这样的小丫头,平日里就算出门也定是坐车的,寻不到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所幸穆十四娘运气还算好,天黑之前,终于被她寻到了穆府街口的大牌坊,“看来还认识字。”洛玉瑯在不远处打趣着。

    之后有些好奇地远远跟着她,见她居然在自家门前踌躇了许久,才上前去敲响了门环。“你倒是用些力啊,这样鬼才听得见。”避在一旁的洛玉瑯报怨道。

    ‘吱呀’一声,大门终于打开了,伸出的脑袋上下打量着穆十四娘,居然一时并未认出,洛玉瑯只见他俩对了几句话,对方才说道:“十四姑娘,是你,快进来,我去禀报。”

    见穆十四娘终于入了穆府的大门,洛玉瑯这才觉得自己是时候功成身退了。刚才一路尾随穆十四娘时,洛玉瑯发现这里虽只是个镇子,但算得上繁华,看着自己一身的狼狈,决定先留宿一晚,换洗一身,明日再买匹快马或雇个牛车,就要回去面对自己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穆十四娘此时孤零零站在穆府正堂的前坪处。时不时有经过的婢女好奇地打量着她,但家规的森严,倒也无人敢真的停留驻足。

    管家来后,从头到脚地打量着穆十四娘,“十四姑娘是走回来的?”

    穆十四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,我领你去后宅。”管家说完,领着穆十四娘一路穿越门廊,过了好几个院子,穆十四娘才算真正松了口气,因为沿着这条她无比熟悉的甬道,数过五个院门,就是她自小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管家敲响了院门,里面开门的正是穆十四娘的娘亲,张开嘴正欲开口,扫过旁边的管家,又停住了,“管家。”

    管家平静地说道:“十四姑娘倒是明白人,知道自己寻回来。当家的说了,先让她歇息一晚,明日再去问话。”

    穆十四娘的娘亲,人称吴姨娘,赶紧陪笑道:“有劳管家相送了,明日一早我就让她过去。”

    管家没再言语,只是走时,仍旧打量了穆十四娘一眼。

    待管家的身影消失在甬道尽头,吴姨娘赶紧一把将穆十四娘拉了进来,关上院门,就将她搂在怀里,全然不顾她身上的污秽,“老天有眼,你还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穆十四娘默不作声,任由吴姨娘搂着。直到旁人有人说话,“姐,你是怎么回来的?”吴姨娘这才
特别提示:
    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 "聚小说"APP,"聚小说"APP集合了多个网站,实现了一个APP多站看书!赶快下载试试吧!
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