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首页



字体:

第173节-狐朋狗友 )(1/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要不是小啾还在小妹陈萌那里,不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国防星太子爷真得要挂不住脸。正式婚礼将在第二天举行,陈非和几个亲族兄弟的闲聊中总算弄明白了新郎官的身份背景。自古以来,门当户对是第一先决条件。哪怕大伯是认同恋爱自由,绝不包办婚姻,可是社会圈子就摆在那里,物以类聚, 什么样的人就该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,富家小姐跟穷小子走一块儿,虽然这样的例子有,也不少,但终究不多,而且大多数会以悲剧离场。时间一久,再怎么情比金坚, 也架不住来自于方方面面的冲击。大伯家四姐陈美芝的对象叫唐光中,是国防星的高级机械工程师, 不是那种笨嘴结舌的书呆子,反而能说会道,相当会来事儿,动手能力也不弱,不论是学历,还是资历,都是泛着钻石般的光彩,进入国防星集团还没两年,就被评定为需要重点关注的优秀人才,出身不算工薪阶层,如果打工失败,就得滚回家继承老头子的机械厂,厂子不大,区区十几亿星元而已, 毕竟设备太贵,而且还是给国防星做配套的小厂。在某种程度上, 这位四姐夫从一开始就算得上是自己人, 至少美芝姐这一波肥水没有流到外人田, 直接内部消化了。尽管谈婚论嫁时难免会受到门户之见的影响,但是陈家门不讲究那么多,连穷亲戚都不嫌弃,更何况是穷小子,只要有信心,扛得住压力,放马来就是了。大伯陈海青才不在乎亲家有没有钱,反正都没他家有钱,所以计较贫富没有意义。像蓝星第四大战斗飞行兵器研发与生产的制造商,国防星航空航天公司(nds)董事长嫁女,难免会吸引社会公众的关注,不过陈董事长亲自打了招呼,公共媒体直接封锁了信息,没有派记者过来打扰。只有那些个人自媒体,就像苍蝇一样,想方设法的打探婚礼现场。不过陈家门也不是没有准备,以凤芝庄园为中心的两公里半径内建立起隔离带, 暂时成为地面禁区和禁飞区, 无论是路口, 还是绿化带,都有人把守,阻止闲杂人等入内,尤其是充满敬业精神,试图无孔不入的狗仔们。从宾客们报到的当天开始,在短短六小时内,设立于庄园内外和酒店楼顶的自动防空系统就用纤细的高能激光束,弹无虚发的击落了两百多架微型无人机,时不时可以看到天空中炸开烟花一样的一团团火球,然后坠落。这些不速之客虽然没有多少威胁,但是却很烦人。客人陆续抵达,大多过来打个招呼,便返回附近的酒店,少部分亲近的人才会留下来多聊几句。大伯先后嫁了四个女儿,作为陈家门的这一代男丁,陈非自然也和其他兄弟一样,老老实实的当了四回迎宾。难怪陈山会一脸臭臭的表情站在门口,四个姐姐是亲姐姐,他能不卖力吗?一天下来,两颊的苹果肌都快要累抽抽了。直到天快黑了,客人们这才渐渐少了起来,兄弟几个不得不松了一口气。站在庄园门口的,不止有大伯的小儿子陈山,还有二伯的大儿子陈广,三伯独生子陈有,四伯这一边的陈是和陈非兄弟俩,五姑家的是女儿,正陪着美芝姐做婚前的准备,顺带着充当伴娘。如果按照年纪来排,陈是最大,其次是陈广,再就是陈非,后面是陈有和陈山,大伯家的小儿子依旧是老幺。“你们饿不饿,我去弄点吃的东西。”陈是是几个小兄弟里面最年长的,他的提议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欢迎。二伯家的大儿子陈广紧跟着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“还有我!”庄园是四姐的陪嫁之一,作为亲弟弟的陈山完全拿这里当成自己的家,弄点儿东西吃算个啥,他还想要找厨师专门开个小灶。三伯陈海直的独子陈有捂着肚子说道:“你们拿过来,还是轮班啊?我都快饿死了。”他只比陈山大一岁,正值能吃的年纪,这会儿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。“哥,我给你们送吃的来了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小妹陈萌的声音传了过来。“啾!”一团白光飞了过来,正落在陈非的肩头,光芒散去,小鸟儿现出身形。庄园门口灯火通明,包裹着净光雀的照明术倒是并不怎么显眼。“净!光!雀!”看到这只小鸟,陈山立刻就酸了。能不能别这么显摆。讲真,当初他在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们面前炫富的时候,可从来没有这么想。如今只能说报应来了。“吓我一跳,是小啾呀!”“真是魔兽,刚才是光系法术么?”其他几个兄弟倒是没有像陈山那样恰柠檬,反而十分羡慕四伯家的好运气,竟然能够得到一只魔兽净光雀的青睐。陈萌推着一辆餐车走近,骄傲地说道:“小啾可厉害了!么么哒!”陈小妹虽然没少吃“光暴闪”的亏,可是依旧无法阻挡这只小鸟儿的喜爱,用爱不释手来形容都不为过。“哟!陈山,你在这儿啊!来来来,立正,敬礼,说句首长好。”远处传来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。原本就没有好脾气的陈山转过头,恶狠狠地说道:“李兴兴,你特么算什么东西?敢冒充首长!”“哈哈哈,今天小山子吃枪药了!”“就是,就是,四个姐姐啊,要当四回门神!如果是四个妹妹,那就又不一样了!”“快站好,要笑脸相迎,要露出十四颗牙齿,一颗不多一颗不少。”一群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,显而易见,都是陈山的狐朋狗友。作为富三代,难免会有一群物以类聚的家伙,一大半都是他的发小,彼此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才会开肆无忌惮的玩笑。毕竟陈董事长不可能在下班后,还拎个菜篮子跑到菜市场,为了一块毛豆腐跟路边摊小贩讨价还价。社会阶层往往是是由生活圈子决定的,除非是割舍不断的血缘亲族关系,普通的工薪家庭子弟很难进入陈山的身边。“李兴兴,小心你姐……”陈山眼珠子一转,露出了贼忒兮兮的表情,他刚开口就被对方打断。“我姐没惹你,你扯到她干嘛!我看你皮又痒了!”之前说话流里流气的那个小子扑了过来,与陈山二人撕扯到一起。李兴兴有一个大哥和一个二姐,大哥叫李高高,兄弟俩加一块儿就是高高兴兴,二姐的名字不像这俩秃小子那样糙,反而极具古典文艺范儿,叫李妧姬,妧[yuán],古代女子的常用名字,姬也是同样,也是形容有地位有家世的女子。但妧是多音字,另一个发音念[wàn],形容美好,如果按照这个读音来解释,一个名字两种寓意,算得上相当有水准。却偏偏有一群小伙伴们脑回路奇葩,硬生生给加了个日,特么变成了“日理万机(日李妧[wàn]姬)”。可怜好端端的李家姑娘没招谁惹谁,却被套上了这么一个外号。作为弟弟的李兴兴没少为这事儿跟人打架,谁敢这么叫就揍谁,哪怕是发小也不行。跟着一块儿过来的李妧[yuán]姬小姐姐一脸的无辜,想要劝弟弟别冲动,却被一群瞎起哄的家伙们给挤到了后面,完全有劲儿使不上。陈家门这一代年纪最大的陈是当即说道:“你们两个别打架啊!”李兴兴扯住陈山,对着陈是说道:“哟,是老大啊,你来评评这个理,小山子该不该挨揍!”陈山此时此刻肚皮空空,十成力气只剩下四五成,还没开打,自个儿就先虚了。陈非却从来都不会惯着这些纨绔子弟,一点儿都不客气的威胁道:“该揍,等你揍完他,我就会来揍你。”他这话完全挑不出理,陈山嘴欠挨揍是理所当然,但是陈家门的子弟让外人给揍了,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,打架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作为老陈家的人肯定要揍回去的。陈广和陈有踏前一步,站到陈非的身后,准备走从政路子的堂兄弟俩根本不在乎为亲族打个架。“……”李兴兴看到对面的兄弟四个,没来由的先虚了。一起来的狐朋狗友们可没有陈家门的兄弟们齐心。最后他还是松开了陈山的领子,装作拍灰尘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说道:“管好你的嘴,别祸从口出。”原本关系不错的小伙伴儿们一下子友尽,又凉了。其实也没事儿,不用12个小时,这俩臭味相投的家伙又会凑到一块儿勾肩搭背,称兄道弟。陈山眼珠子转了转,一把拉住准备退开的李兴兴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我兄弟陈非,他可牛逼了,看见他肩膀上的小鸟儿没,人位二阶的魔兽,会四个法术?你们有没有?肯定没有!不论花多少钱都弄不着,再看我陈非哥哥,b级异能者,收服魔兽就跟玩儿一样。”陈非一怔,望向手推餐车旁边的小妹
特别提示:
    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 "聚小说"APP,"聚小说"APP集合了多个网站,实现了一个APP多站看书!赶快下载试试吧!
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