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首页



字体:

第6章 长公主难产 )(1/2)

    大牢外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那阵仗,真是让王秀开了眼界了。

    除了火盆、轿子等物,王家还备了吃食,瓜果,披风,看起来她这个王家嫡女的确很受宠。

    父母都来接她出狱不说,五位哥哥嫂嫂也来,看得王秀晕头转向的。

    好在大哥大嫂好认,五哥五嫂也好认。

    其余从二哥到四哥,从二嫂到四嫂,她完全靠蒙。因为刚出狱,且婆婆和小姑子也在,他们寒暄没多久就准备起轿,一路直奔陆家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陈氏和陆家三位姑娘对王家好感备增,一路吃的用的,应有尽有,主要王家人还很热情。

    陈氏心里熨帖,儿子的嘱托早就不重要了,等到了陆家大门口,她便带着三个女儿先行回去,留了王秀和王家人在门口说说话。

    王文柏和妻子正在叮嘱女儿,让她回家后安心静养。

    这时,夜深人静的街道上传来打马之声。王家恐怕陆家案子生变,连忙让人去打听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王家大总管急奔上前:“老爷,长公主今夜突然早产,太子爷都已经出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文柏大惊,身为太子的老师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长公主对太子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他当即对妻子杨氏道:“长公主早产,我不便探望,你且速去。”

    杨氏面色一变,放开女儿的手:“秀儿快进去,娘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王秀却猛然拉住母亲的手不放,凤阳长公主,太子一母同胞的孪生姐姐。她因早产而亡,以至于太子一蹶不振,后限于巫蛊之案被废,自戕于宫中。

    太子死后,王家也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与您同去。”

    王文柏道:“不行,你现在是罪妇,不能随意走动的。”

    杨氏也道:“吾儿乖,在家里等着,娘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王秀坚持不放,并跪地道:“爹娘有所不知,我幼时顽劣却读了不少医书,出嫁后在陆家又精进不少,现在说不定能用上。长公主是早产,太子都惊动了,情况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王文柏还是不同意道:“即便你知晓医理又如何?难不成能强得过太医吗?更何况这种事情凶险万分,万万不可随意沾惹。”

    王秀坚定道:“爹爹,您身为太子少傅,我们王家与太子早就拧成一股绳了。此番太子出宫,您亲自带着娘亲和女儿去,太子若不问便罢,若问您据实所告,太子定不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咱们王家只是想尽一份心意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秀说完,王文柏动摇了。

    王秀眼睛瞬间闪过一抹希翼,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王文柏看着执意要跟去的女儿,叹了口气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王秀就立即道:“娘亲坐轿子,我和爹爹骑马,务必要快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去看长公主的,那一刻都耽搁不得。”

    王家嫡女,自幼通文墨,精骑术,是位难得的才女。王秀当时因为姓名相同,多了解了几分。

    此时到全用得上,王家人也没有怀疑,立即给他们备马。

    王秀会骑马,皆因她有一位蒙古族的母亲。但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毕竟后来天天上班,她到哪儿去骑马啊。

    因此跌跌撞撞骑到长公主府,拉缰绳时太急,马儿扬蹄,她惊恐之下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早就灯火通明,守门的人除了府上的,还有东宫的。

    随着王文柏一声惊呼:“秀儿……”

    门房纷纷涌出,连忙牵马的牵马,扶人的扶人。

    待看清楚是王秀时,皆惊诧地看向王文柏。

    王文柏没有理会他们,扶起女儿,关怀道:“可有伤到哪里?”

    王秀摇头,催促道:“爹爹快去请令,就说女儿担忧,求太子应允。”

    王文柏见女儿如此,想到近日寝食难安,当即奔入府中。

    太子焦急难耐,等得躁动不安。听闻王文柏来了,心里甚慰,连忙迎出茶厅。

    王文柏刚见太子身影,便先跪地请罪,说是把女儿带来了。

    太子疑惑道:“少傅今日去接令嫒,不送回家中修养,怎么还带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王文柏不知女儿究竟懂得多少药理,略有羞愧,却还是壮着胆子道:“归家途中,听闻长公主殿下身体不适,便想着小女略通医术,连忙将她抓来候着。”

&n
特别提示:
    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 "聚小说"APP,"聚小说"APP集合了多个网站,实现了一个APP多站看书!赶快下载试试吧!
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